清远

爱词赋,爱短诗

送给自己的话

  1. 无论是何种处境,都必须想办法谋得机会,争取全面发展的机会
  2. 两年时间(或说两年半)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但要循着一种意识(求变),人最可怕的就是适应,在一个地方做死,千万千万不要陷入某种环境或东西中
  3. 记住勤奋,不够勤奋,一切都成空谈
  4. 要有思想,不能随便逐流,即使是出于斗争之中也不能沉溺于此
  5. 不拘小节,囿于某种东西上只有死路一条,对待小事要小处理,节约,节制,体力精力省着点用,不要等到用的时候没有了,不是至亲不要有那么多顾虑
  6. 死敌和死党都是上位必备良方
  7. 多培养些兴趣爱好,把精力和智慧用到正在做的事情上,切忌三心二意,做任何事情都要投入,百分之百的投入
  8. 沉得住气,敛得了才,情绪是最坏最坏的杀手,一定要控制好它,否则要么气死要么被玩死
  9. 修养是跻身上层的准通行证,即使不是为了上位,也要搞好修养,直觉告诉我必须这样做!
  10. 要理性,绝对的理性
  11. 有挑战,必须接受,要么打到它,要么被打到,但要勇敢,最终无论如何都要站起来,这样就赢了
  12. 不好事,不惹事,能扛事
  13. 少说话,多思考,少应承,独处有利于思考,有益于求变
  14. 有计划,不迷惘
  15. 要么不,要么中
  16. 做个正直,光明磊落,不猥不琐,不卑不亢,掷地有声的男人

顽石:

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 
和会流泪的眼睛
 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 
越过谎言去拥抱你

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
 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
 夜空中最亮的星 请照亮我前行

说出去的话 自己来收场 ——我想让你们过的更好

青春的脚步渐渐远去,曾经那段日夜相伴不如再见的日子永远地沉淀在了记忆的最深处。然而对于那相守的怀念是那么那么的沉重,却又是那样那样的轻如鸿毛。

你是否也有过被沉重的包袱压得喘不过气?你是否也经历过漫长而痛苦的思念?你是否也有过孤独无助偷偷流泪?你是否也有过满腹委屈无处话忧伤?

。。。。。。

是的,我相信。。。你有过!

因为——走过青春,我就是你。

日出日落终于展成了春去秋来,四季更迭也终究成就了似水流年。我恨这残忍冷酷的岁月大盗,偷走了时间,偷走了天真烂漫、纯洁无瑕的你,偷走了我最最深爱的东西。

你可还记得那一年我和你坐在院子里看云彩,那时候我们的确还有时间享受大自然的美,还有机会放飞自己的想象。。。你指着一朵云对我说:看,那是一只兔子。我摇摇头说:分明就是羊嘛~~现在想来都不对,那其实就是我们自己。

哦,原来~~你也曾天真过,幼稚过,任性过,调皮过。。。那时候的我们头顶还有一棵浓荫蔽日的大树。

叶落方知风之凛冽,地之广博,树之安逸,己之不争,世之不平。这句话是我在失意的时候写的,我想用来描述过去的种种似是再贴切不过了吧。也许。。。也许真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吧。

无论多么渺小的树苗也终究会有长成参天大树的一天,也必然逃脱不了长成参天大树的命运。然而失去了庇护的小苗其生长的环境诚然是恶劣的,大概付出再多的辛酸也很难换回那一句别人眼中的茁壮成长吧,尤其~~尤其是身下不远处还有两棵不大的树苗需要保护。

 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相守的时光也如此。现在的我竟然开始羡慕森林里的那些树了,因为即使是经历着风吹雨打总还是厮守在一起,总还是在自己的目力所及的地方看到最亲爱最熟悉的那一群。哪怕是一言不发默默地立着恐怕也是件幸福的事吧。

我时常会担忧,有一天我自己要独自面对微笑、面对忧伤、面对压力、面对尔虞我诈、面对一切的一切,我是不是还能有现在这样的坦然。真有些怪你,没有让我独自面对面对狂风暴雨,以至于到现在我遇到难题的时候还会忍不住轻声地说一句:哦,没关系,还有他、还有她。原来,不知道从何时起,你已经成了我的万能钥匙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小树慢慢长高长大,似是比你还高哩!只是它一直低着头躲在你的绿荫下享受这最后这一点点的美好时光。

生命——果真那样神奇,那般可敬,能改变岁月都无能为力的东西。尤其是在看到一个小生命呱呱坠地,听到宝宝第一声清脆的啼哭声之后。我明明记得当时我的心猛烈的颤抖了一下,像是十年停摆后的第一次起搏。我还清楚的记得双眼噙满了泪水,声音哽住了喉咙。

当你发现身边的人需要自己来保护时,也行正昭示着你新的成长。

每当看到孩子们快乐的玩耍,心底总要感谢上苍赐予这样美好的礼物,可爱的面庞、甜美的声音、淘气的模样都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好好保护他们,想要让他们更加快乐,更加无忧无虑,也让我想到他们的爸爸妈妈还有他们的舅舅,也曾经像他们一样享受过这样安详的时光,只是这时间太短。。。那么,该由谁来补偿他们?又该由谁来为他们重新插上梦的翅膀?还应由谁来守护那一片蓝天呢?

此时的我静静的坐着,不知是梦是醒,只觉得空气中满布着潮湿的味道,天边映出迷人的朝霞,耳边不时传来悠远的轰响。。。。。。

 

——写于2014年2月25日凌晨(致我最亲爱的人儿)


只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离

我在想那四倍的事//好文分享:“茅于轼:高利贷不是剥削,应该合法化”。网易云阅读的订阅源《今日观点》不错,值得一看~ http://yuedu.163.com/c/6cd25665d9b040db8fb0fa88fc477632_1/b98a53974b264160bed8dbac85ac6766_1

视觉逼真的3D动态图片,小心吓到你;有意思

张兴军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GIF动画已经无处不在,一部分GIF动画作者开始探索新的视觉体验:通过在运动图像中仔细加入一对白色的垂直线条,他们能创造出不可思议的3D效果。白色线条充当了代表前景的视觉标记,一旦有东西遮住白色分隔物,观看者的大脑会立即将其翻译成3D画面。

最牛逼的人生(中)

想要什么样的生活,就要承受等同的挫折

文摘:

(下面这篇是程浩写得时间最久、删改次数最多的一个回答。因为这个问题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事情。以下内容来自知乎)


问: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?会有什么收获?


@程浩:


声明:


这可能是我写得时间最久,删改次数最多的一个回答。因为这个问题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些事情,它们一直影响到我现在对世界的认识。我希望自己能够写得清楚,但可能有点长。如果没有耐心看完的话,可以保存起来,每天看140个字。


正文:


记得小时候,我偷过一次东西。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“犯罪”,可能也是最后一次。


那时,我尚住在乡下,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周围有几户人家,小孩比我大几岁,都已上学。每天早晨,我能透过雾蒙蒙的玻璃窗,看见几个男生女生赶着上学的身影,到了下午,他们又从这条路上放学回家。我那时的愿望,就是能跟他们在一起玩,哪怕是坐在旁边听他们聊天,我都会觉得特别高兴。可是他们从来都不带我。不仅是因为他们的年龄比我大,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游戏(足球、篮球、骑车、滑板),我都无法参与。


后来有一天下午,我像往常一样坐在院子里,突然有四个脸色煞白的男生从远处飞奔而来。他们每人手里提着一个撑得滚圆的黑色塑料袋,看样子很沉。我喊住他们,问他们手里拿的是什么。这一问才知道,原来是他们从别家偷来的、还未长熟的西瓜。我问是在谁家偷的,其中一个带头的叫小野的男生低声细语地说,是在老王头的西瓜地里摘下的。


听到“老王头”三个字,我心里顿时一紧。


老王头是一个退休干部。住在这附近的人,没有不知道他的。他当过几年领导,所以平常为人处事,多少有些霸道。平常最恨别人偷他果园里的水果。有一回,不知道哪里跑来一条流浪狗,扒了他家的西红柿,叫他捉住一顿好打。细长的藤条上下挥动,把那条流浪狗的脊背抽得皮开肉绽,鲜血顺着斜坡填满了旁边一处小土坑。旁人越是劝说,老王头下手越是狠辣,似乎要把之前所有的怨气,都撒在一条流浪狗的身上。最后,那条流浪狗,宁是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,让老王头给活活打死。


那幅画面,我一直记忆犹新。


没容我再多想,小野问我家里有没有人,我说没人。他提出要在我家里躲一下,要是看见老王头追上来,要我替他遮掩过去。当然了,不让我白干,事后作为回报,我可以跟他们一起分享那几个比苹果大不了多少的西瓜。对于小野这个提议,我当时感到非常兴奋,也有点紧张,但最后还是咬咬牙,一口答应下来。


我之所以会同意,当然不是眼馋那几口西瓜,而是因为这件事第一次让我觉得自己跟他们是“一伙人”。这样的感觉是我以前从未体会过的。我一边在院子里等着老王头,一边想象着等会吃西瓜的时候自己应该说什么,我甚至已经想到将来如何跟小野他们统一口径。


就这么过了大概五分钟,我看见老王头手里握着一根藤条,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。他瞪着一双差点将眼眶撑裂的眼睛,问我有没有看见几个小孩,他们往哪去了?我说没看清是谁,只看见他们往那边(我指了一个相反的方向)去了。老王头警告我,说如果我撒谎,他等会儿回来就要打断我的腿。我说随便,反正我的腿也没什么用,别打脸就行。


老王头走了以后,小野和另外三个男孩蹑手蹑脚地从我家走出来。确定对方真的走远了,他们才算是松一口气。


小野擦了擦脸上的汗珠,带着那三个男孩就转身离开了。我问他去哪,他说回家。我说他不是还要给我分西瓜嘛。他哈哈一笑,说要是我能追上他,他就给我吃。说完,小野带着他们几个人奔向一座台阶,背影渐渐的远了。


当时,我坐在轮椅上,不能去追。若是去追,轮子撞向台阶,肯定是要翻车的。但那一刻,我真想去追。我想要翻车,我想要摔倒,我想要流血,我唯独不想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……



我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,鼻尖一酸,眼泪不可遏止地涌出眼眶。透过泪水的扭曲,我仿佛看到面前那座台阶变成了一道墙,轻易地将这世界一分为二,将我们分成两个不同世界的人。


后来,小野因为偷东西这事儿,被他爸打得遍体鳞伤,那三个男生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惩戒。而我,因为撒谎,不仅受到严厉的训斥,外加一盒酒心巧克力被全部没收。


从那以后,我就对“跟别人一起玩”这种事儿,没有多大期待,也没有多大兴趣了。我开始学会一个人玩游戏:一个人组装乐高积木;一个人拼2000块的拼图;一个人打小霸王游戏机——那时我最喜欢玩的就是《忍者龙剑传》,因为那是单人游戏。


再到后来,父母从外地带给我进口的变形金刚。在别人还没听说过擎天柱和大黄蜂的时候,我已经把它们摆在了自己睡觉的床头上。到了下午,我还要在院子里开一会儿遥控赛车。过去是我托着腮帮子,看小野他们在空地上踢球;现在是小野他们抱着脏兮兮的足球,围成圈儿看我开赛车。如果有人想借我的玩具,我会面带微笑地回答他:不行!当旁人围成小圈子,谈笑风生的时候,我不再试图融入他们的谈话,而是一个人在旁边静静地读书。等到大家各自聊完,我的一本书也刚好读完了。于是,常有不明者夸道:“这孩子真是爱读书。”


其实我知道,自己不是一个爱读书的人,只是缺少一个不读的理由。


有时候我会想,自己在小野他们的眼里,是不是一个“特立独行”的人?或许算不上“特立独行”,但至少是一个“独特”的人。无论是我的身体,我的玩具,还是我的习惯,都与他们显得大不相同。


但,这是我想要的吗?


绝然不是!


我曾经一度陷入迷茫无助的精神沼泽,而且越陷越深。每天早晨起来就情绪低落,甚至一场大雨都会使我充满悲伤。而令我感到如此煎熬的一个问题就是:假如学业、事业、爱情、婚姻、家庭、子女、健康是评价一个人不同阶段、不同时期,最重要的衡量指标,那么失去这一切的人,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?如果仍有价值,那么他的价值应该用怎样一把标尺来衡量?


站在时间的制高点审视过去的自己,我发现有时候人们之所以感到迷茫、痛苦和无助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我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标尺来衡量自己的价值。我们不确定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,也不知道做什么事情才算是有意义。因为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,所以我们对自己存在的价值都会产生质疑。毕竟,面对整个社会的评价体系,渺小的我们实在显得太微不足道、不值一提了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是特别羡慕那些特立独行的人。因为他们不需要在社会的评价体系中苦苦挣扎,也不需要用普通人的价值标尺来衡量自己。他们有一套自己的评价体系,有一把专门衡量自己的价值标尺。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洒脱而自在。旁人可以羡慕,却永远也学不来。唯一值得我们思考的就是,那些“特立独行”的人,是如何变得“特立独行”的?那些“特立独行”的人,彼此之间是否存在共性?而那些向往“特立独行”的人,又是如何走向庸俗与浮夸的?


我相信,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特立独行的人,会将“特立独行”当作自己的本意。而刻意追求“特立独行”的人,最后都不免沦为一个哗众取宠的俗众。只因,“特立独行”不是一种行为,不是一种气质,不是一种追求,更不是一项能够供人思前想后的选择。它是一种反抗,是一种受到强大压迫之后,内心深处产生的反抗意识。这种压迫通常来自于两个方面——即环境与精神。前者如王小波,后者如黄家驹。


在王小波的成长岁月里,“老舍跳了太平湖,胡风蹲了监狱,王实味吃了枪子儿”。一个荒唐时代对于正常人的情感表达,有着近乎窒息般的束缚。就像王小波自己说的:“我总觉得自己有一种写小说的危险。”正是那种极度压抑的成长环境,才能造就王小波后来天马行空的文学激流。而同样作为特立独行的人,黄家驹则与王小波有所不同。当谭咏麟和张国荣等人的“软情歌”充斥香港乐坛,街头男女都唱着小情小爱而“背弃理想”的时候,家驹没有像一般音乐人那样,用廉价的伤感情歌来向这个时代献媚。他带着自己的才华与梦想,远赴日本。最后以生命的方式,传递出一种永不妥协的音乐信仰。就像《海阔天空》中唱的:“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 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。”対黄家驹来说,音乐既是人生的勋章,又是灵魂的桎梏。


他们一个受到外在环境的压迫,一个受到内在精神的压迫。两种不同的压迫却使他们成为同一种人——一个奋起反抗的人,一个特立独行的人,一个敢于挑战禁忌的人,一个敢与世界为敌的人。他们对旁人的眼光视而不见,对世俗的评价充耳不闻,对浮华的虚名轻蔑一笑,对无耻的陷害冷静回击。他们并非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仇恨。恰恰相反,他们是太爱这个世界,他们希望这个世界跟自己一样真诚而善良。


越是与世界为敌的人,越是渴望世界对他的认同。


作为一个普通人,我们与其考虑要不要当一个“特立独行”的人,不如先想想自己是否受到任何一种压迫。没有压迫就没有反抗,没有反抗,“特立独行”就无从谈起。而你一旦有幸、或不幸地成为一个“特立独行”的人,所失去的一定比你得到的更多。你想过普通的生活,就会遇到普通的挫折。你想过上最好的生活,就一定会遇上最强的伤害。这世界很公平,你想要最好,就一定会给你最痛;你想体会“特立独行”的潇洒,首先就要失去平凡纯朴的欢愉。


“特立独行”就像是绝路上的一座桥。行走于桥上之人,早已被命运逼向绝境。


如果有可能,我更希望这世上没有所谓的“特立独行”。我们不必再人云亦云,也不必再哗众取宠。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的喜好,毫无顾忌地追求自己的梦想。所有人能够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得到尊重,不用为了搏出位而标新立异,不用为了活得体面而苦苦挣扎。更重要的是,不会再因为一个无法踏上的“台阶”而眼睁睁看着别人离开。


我希望,每个人因为平凡而独特,却不因为独特而平凡。



室友的PM2.5